何所冬暖

何所冬暖

更新时间:2021-07-21 09:47:08

最新章节: 听从某位席先生的命令冲了咖啡端去书房。“辛苦了。”刚开房门,那道低哑的嗓音淡笑着传来。我将咖啡杯放到红木桌上,就要转身走,倒是被他一拉,倾倒在了他身上,挣扎中,他索性将我抱的正统一点,直接抱坐到了他的腿上。“陪我说说话。”“你不是要去上班?”拗不过他,只能暂且由着他这么抱着。“我是老板,迟到一点没

chapter12

留了下来,是的,可憎的心软,以及——那份预计的彻底决然,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灰色的窗纱,我发觉在这个家自己竟然还能睡的安好。入眼的,仍是清一色的黑,冷冷的有种寂灭的静。

手边传来暖意,心里一惊,忍住了那股想要作呕的冲动。

所有不该属于这个房间的东西都早已被清理出去,显示了父亲的“诚意”。

起身随手拿了件淡淡的素衫披上,整个房子里都开足了暖气,不冷,但也感觉不到丝毫暖意。

眯眸看了眼此时正蜷缩在床角熟睡的男孩——

床单被褥也得一起换掉了。

突然想起朴铮说的那句话“洁癖真的没药医吗?”不由浅笑,有何不好。

拨通朴铮的电话,有点放松的斜靠在落地窗前,“起来了。”

“还不是被你吵醒的。”朴铮的语气颇不佳,他的起床气向来是很大的。

“想你了。”软软的,却也没有撒娇的意味。

“简安桀,有什么事你就直个儿给我吩咐吧,别跟我来这套。”再一次证明朴铮这个人完全没有浪漫细胞可言。

笑了笑,我方才正色道,“可能,我会在这里多住上几天,后续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朴铮思了片刻,“大概几天?”

“不清楚,两三天的样子,机票肯定是得退了的,至于母亲那边,希望你出面帮我说一声,她向来疼你,还有,移民的签证——我想,现在可能有必要办一下了。”

“怎么,他们逼你了。”朴铮的声音刹时冷硬起来。

“逼?呵,没有,事实上,刚好相反。”说这话的时候,连自己都觉得有点过分的平静了。

“……我会去处理。”顿了一下朴铮说道,“若是在那呆不下去了,即使只是一秒,也不要强迫自己。”

无意识的抬起空着的右手,在铺陈着薄薄雾气的玻璃上划画着,“你知道,我一向自爱。”

“我看你是自虐吧,没事又跑回那去。对了,昨晚让人特意送过去的那套床上用品,还满意吧?”

我笑道,“差强人意。”

“意大利的高级货呢,又让人清洗消毒了好几遍,啧,大小姐,您还真能挑剔啊!”他的笑声悦耳动听。

“谢谢你,朴铮。”

朴铮一听乐了,“相对而言我还是比较喜欢实质性的酬谢,来来来,本人的信用卡卡号是3359……”

笑着挂了电话。

揉按着眉心,有点头痛,长年积累下来的,倒也不能算是病,只是早上痛的比较厉害,不去在意也不行。

“姐姐……”突来的声响,让我记起了房间里还有一个小孩的存在。此时,那孩子正抱着一颗枕头坐在床尾,一双黑亮的大眼笑着看着我。

“昨天你是怎么进来的?”基本上,我确定自己把门锁了的。而,更让我觉得匪夷所思的是——他的进来我竟然毫无所觉!

眼睛眨了半天,笑得更欢快了,“太棒了!姐姐跟玉嶙说话了!!”

然后是物体垂直落地的声音。“……好痛。”男孩蹒跚地从地上挣扎起来,“痛……姐姐。”

看着他笨拙地揉着已然泛起青紫的额头,完全没有想要上前安抚的意思,由他身旁跨过,径直进了浴室。我想我没必要去适应这种所谓的亲情。至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房间里——只要不是鬼魂就好。

……扑了几把冷水在脸上,镜子里的自己,苍白,抑郁,带着点病态,呵,这大概就是脱去所有外衣后的自己吧,真是有够楚楚可怜的!

从浴室出来时,原以为那小孩已经离开。却发现不仅小孩没有走,甚至还多了个大人——席郗辰!

敢情这房间现在已经成公共场所了。

席郗辰抱着简玉嶙坐在床沿,修长的手指轻揉着那块肿起,俊雅的脸含着宠溺。

“如果痛,哭出来也没关系。”平日里冷沉的音调多了几分柔和。

“你们想要上演亲情天伦,建议换个地方。”靠着浴室的磨沙门框,抬手轻按着疼痛的额头,不打算再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