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所冬暖

何所冬暖

更新时间:2021-07-21 09:47:08

最新章节: 听从某位席先生的命令冲了咖啡端去书房。“辛苦了。”刚开房门,那道低哑的嗓音淡笑着传来。我将咖啡杯放到红木桌上,就要转身走,倒是被他一拉,倾倒在了他身上,挣扎中,他索性将我抱的正统一点,直接抱坐到了他的腿上。“陪我说说话。”“你不是要去上班?”拗不过他,只能暂且由着他这么抱着。“我是老板,迟到一点没

Chapter15

换好衣服开门,对面楼道上席郗辰也刚好从他的卧室出来,开门的动作在见到我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然后关上门走向我。先前的休闲装已不复在,一套正统讲究的黑色西装,衬托着高挑修长的身形,无形间散发着深沉淡郁的气息。

我眯起眼眸看了他一眼,笑笑,率先下楼,他也跟着下楼,两人隔了十步的阶梯。

面对他,我隐隐都会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害怕,厌恶,逃避……众多的情绪夹杂在一起,最后却只是微笑……

“要出去?”淡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走得很慢,刻意的慢,自约的与我保持着那十步的距离,不走近也不拉远。

停顿了几秒,席郗辰又开口,“我送你——顺路。”平淡冷沉,听不出丝毫情绪。

我径直下楼,没有回答他,因为没有那个必要。

走至一楼,朝主客厅扫了一眼,佣人在准备早餐,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包括早餐,包括餐桌,包括……人。

“席先生。”佣人的声音。

“林妈,麻烦你带玉嶙下来吃早餐。他在二楼。”席郗辰的语调,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是透着一股淡淡然的冷漫,对谁都是。

低下头,不自觉逸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笑,那笑,似嘲讽,亦似自嘲。

出门,穿过长廊,随意扯了片延伸至廊内的枯枝残叶,拽在手中把玩着。

别墅门口有司机等着,看到我过去,开了车门。我笑笑从旁边绕过,直接走向高级住宅区中的那条林荫大道上,这是一段下坡路,两旁都种满了低矮的蔷薇科植物,一到夏天,艳丽而多彩。

百米处是那个熟识的公车站。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人在等车,大凡是学生,穿着XX附中的制服。

我走过去挑了个人最少的地点,懒洋洋地倚到一旁的广告牌上等着。

十分种后,一辆白色BMW从下坡路行驶而下,经过站牌,在第一个十字路口熟练而流畅地左转,消失不见。

我微微一笑闭上眼眸。

不知过了多久,忽来的阴影遮去了我正贪恋享受着的冬日阳光。

抬起眼睑,不期然地撞上了一双深黑眼眸,心下一颤。

席郗辰身上没有危险的讯息,我知道,但,不自觉地还是很可鄙地退后了一大步。这样的行经好似已然成了身体的一部分,一种条件反射。

逼迫着自己在这样的近距离里与他对视着——席郗辰的眼中有着压抑的——怒气?他在生气?他的表情没有太大的波动,但隐约的蕴涵着某种生气的成分。

“走吧。”说话的这一刻,那个生气成分已被全然埋没,彻底不见。

我收起害怕,摆出最自然的姿态。转头看了眼三米开外的那辆白色车子,“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可笑。”意指他去而复返,毕竟这不是席郗辰会做的事情。

“并不。”淡淡的很平缓的低柔音调。

这个回答倒也没怎么让我觉得意外,“你可真有空闲。”

“我送你,公车不适合你。”

这观点可有趣了,“呵,席郗辰你高贵。”既优雅又高贵。而,就是这份高傲让我觉得恶心。

眉头拢了几分,“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这是我的事。”并不需要他人来多事。

“——逞一时口舌能让你觉得快乐。”

我一愣,笑道,“的确,不过,你不说我还不知道自己竟然有这种爱好。”这话讽刺的成分显而易见。

不过,细想下来,这般逞斗似的言辞语句并不是我会说的,根深蒂固的漠然心性让我养成了惜字如金,却每每在面对眼前这个人时频频逞斗。

席郗辰无言的锁着我,良久叹气道,“简安桀,六年的时间,我该庆幸你变地能说会道还是惋惜你竟然变地如此尖酸刻薄。”

我胸口一闷,皱眉道,“我变成什么样似乎都与你无关。”

席郗辰看着我,冷静自持的表情如斯,但是,那道眼神却变得莫测难解。下一刻,修长的腿跨前一步,拉住我的手腕,拖着我直接往路旁边的车子走去。我一怔,想要甩开,却被抓的更牢,虽然并不觉得痛,却是怎么也挣脱不开!

我有些恼了,“席郗辰,你到底想怎样?”

三两步已被拉至车旁,席郗辰停下,回头看着我,眼神沉沉,手仍未松开,“我不认为你会自愿上车。”

“哈!很高兴我们意见一致!”

“你的固执可以不必用在这种地方。”依旧低慢的声音。

“席郗辰!”……挣脱不开。

“不要闹了,可好……”隔着不到十公分的距离他又微微倾身过来附我耳际轻语,这样的距离,简直是暧昧了,而席郗辰的声音亦像是在跟简玉嶙说话般,轻柔而温和,甚至——还有一丝不一样的情绪存在……

“你——”我一时语塞,对他的又一次搞错对象感到无所适从,但旋即又恢复平静,冷声道,“席郗辰,你的行为,根本没有意义!”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席郗辰一怔,缓缓抬起头,直视着我,眼神微黯,“没有,意义吗……”喃喃低语,像在对我说又像在自语,说完淡淡一笑,那笑容看起来竟然有点惨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