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所冬暖

何所冬暖

更新时间:2021-07-21 09:47:08

最新章节: 听从某位席先生的命令冲了咖啡端去书房。“辛苦了。”刚开房门,那道低哑的嗓音淡笑着传来。我将咖啡杯放到红木桌上,就要转身走,倒是被他一拉,倾倒在了他身上,挣扎中,他索性将我抱的正统一点,直接抱坐到了他的腿上。“陪我说说话。”“你不是要去上班?”拗不过他,只能暂且由着他这么抱着。“我是老板,迟到一点没

Chapter18

在灌木荫郁的台阶处颓然坐下,蜷缩着抱起双腿,想要阻止自己哭的,可是眼泪还是那般不争气地掉落下来。

那个“不爱”究竟是用来欺骗谁的,现在想来,却像是连自己也欺骗了进去。

“外面很冷,进里面去吧。”

突如其来的冷沉嗓音让我浑身一凛。

这算什么?来取笑吗?呵,这倒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

“进来一起用早餐。”冷慢的声音一如既往,“你的身体,饮食需要规律。”

饮食规律?他是在说哪一国的笑话吗?!

抬起头看着此刻正站在一米外的席郗辰,他亦看着我,眼神深邃,带着某种颓色与忧伤,但看起来却也是那般的平静。

顿了片刻,疏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进去吧。”

“不要来烦我。”不想多开口,因为哭过的沙哑嗓音一点也不想让别人听到,尤其是他。

席郗辰的表情依然平静,但是眸光中却清晰地略过一抹黯然,静默良久,黑眸内敛沉下,“随你。”

看着那道消失在路径拐角处的修长背影,再一次将头埋进双腿之间,不懂席郗辰,那么也就不会花太多的精力去思虑,毕竟这样的人我本是不想多接触的。

当殷红的晚霞透过灰色的窗纱唤醒我时已是午后的黄昏,隐约记得,自己是晕倒在后花园的。真是一副破败不堪的身体。

“唔……”甜腻的童音从身侧传来,转头看见简玉嶙正蜷缩在被褥上睡得香甜异常,皱着眉起身进了盥洗室。

出来时屋子里多了一股食物的香甜。放在书桌上,一份简单偏清淡的晚餐。

简玉嶙揉着眼睛,半趴着,哝哝开口声音迷糊,“餐点是哥哥拿进来的。”

“然后?”我笑道。

“哥哥说……姐姐起来了……喝粥……”声音渐渐微弱,然后几不可闻,最后完全消失在被褥里。

“……他还真是有空。”

接下来的两天,我很安分地住在简庄,没在出去,但是很奇怪地也都没有再和那个空闲异常的席郗辰碰面,也不知是他有意避之亦或真的那般巧合,不过这样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倒是的确不失为一件好事。

只是,连日来简玉嶙的纠缠让我颇为头痛,而小孩子的迟钝让他完全不懂得拒绝为何物,所以每每早晨醒来发现身旁的温热身体时也只能无奈叹息。

而,我一直在等的那个人亦没有出现。

第三天的时候得知父亲即将回来,若是父亲回来而那人还是未曾出现,那么我也便不会再等下去,毕竟,那句道歉,可以不说的,当然,若是能将事情一并解决掉后再离开,自是再好不过,但若是实在不行那也不会太去强求。

下午的时候,杨亚俐很意外的出现在了简家(她永远都出现的很意外),一脸严肃,“我是来跟你谈他的。”

我笑着将咖啡杯放下,自然是清楚她接下来要谈的是谁。

杨亚俐直直看着我,显然对我的态度不大能接受,“简安桀,我真是搞不懂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的确,我们并没有熟识到能搞懂对方心里想法的程度。”我笑笑接着道,“而且——有时候甚至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更何况,是杨小姐你了。”

“你也不必这般冷嘲热讽,我自是知道没有资格说你,但是……”顿了一下道,“叶蔺他……”

“杨小姐。”我打断她,“你确定我们要谈他?”她的眼里有着明显的排斥与厌恶,虽然隐藏的极好,但还是能感觉得到,讨厌我却不得不心平气和的与我对坐着交谈一些原是她最不想与我交谈的话题,想来该有多郁卒呵。

良久,杨亚俐悠悠开口,“叶蔺他现在,很不好。”

“杨小姐。”我微笑着,“你不会是想要告诉我,这都是因为我的缘故吧。”

杨亚俐抬起头看着我,“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不是吗,就算你想对我否认,但你却是无法对自己否认的。”

“是吗?”向咖啡杯中又多加了两勺奶精。

“叶蔺是一个模特儿也是一个艺人……媒体不会放过每一个机会来对他抄作与渲染,亦或抨击……而他的脾气本就狂妄,现在更是……他可以不以为意,但是我不行,所以……”

眉头皱深,“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呢,杨小姐。”

“——我承认,你对他的影响,很大,就像六年前,甚至比那个时候还……”说到一半杨亚俐突然停了下来不再说下去,看着我频频往咖啡中加奶精,皱眉淡声道,“但是,叶蔺的身边只能有我。我今天来找你主要是想告诉你——简安桀,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叶蔺的面前,永远,都不要,虽然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但是,我拜托你。”

我笑笑没有接话。

“席先生,你回来了啊。”这时佣人的声音从玄关传来。

不须臾,席郗辰进入客厅,看到我,又转头看了眼坐我对面的杨亚俐,向她微点头致意后便直接走向楼梯口,手刚刚抚上楼梯的扶手,又停下,转身,看着杨亚俐冷慢道,“如果杨小姐不急着回去,可以留下来用晚餐。”态度疏淡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