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所冬暖

何所冬暖

更新时间:2021-07-21 09:47:08

最新章节: 听从某位席先生的命令冲了咖啡端去书房。“辛苦了。”刚开房门,那道低哑的嗓音淡笑着传来。我将咖啡杯放到红木桌上,就要转身走,倒是被他一拉,倾倒在了他身上,挣扎中,他索性将我抱的正统一点,直接抱坐到了他的腿上。“陪我说说话。”“你不是要去上班?”拗不过他,只能暂且由着他这么抱着。“我是老板,迟到一点没

Chapter32

今日席郗辰出院,昨日的“吵架”最终应该算是和好的吧,我想。

“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我一愣,抬起头笑道,“不,没什么。”

姑姑放下刀叉,用餐巾擦拭了嘴角,“你的这个表情我可不认为是没什么。”

“姑姑今天一定要作法国游吗?”

姑姑挑眉,“有约会?”

我笑着摇头,“姑姑也想试探我了。”

“那是因为你正尝试着隐瞒我。”

轻微的叹气,“好吧,姑姑,老实说,你已经查过他了是吧?”

姑姑一顿,“嘿,其实我们家的安心思也是不容小觑的呢。”

我笑道,“有得出什么结论吗?”

姑姑瘪嘴,“他做的这一切,你不会没有感觉。”

“是。”搅拌着杯中的咖啡,“毕竟我也只是个平凡人。”

姑姑轻哼一声,“他可不见得是个平凡人。”

“姑姑真的不喜欢他。”这是一句肯定句了。

“没有人会喜欢一个心思诡秘处处算计又不择手段的人。”

“恩。”我轻笑着点头表示赞成。

姑姑看着我,沉默几秒,最终严肃道,“安,我还是要说,我并不赞成你跟他在一起。”

“我们并没有在一起。”

“是,你们并没有在一起,你们只是在学着怎么在一起。”

我伸出手轻轻覆上姑姑放在桌沿的右手,“姑姑,我们明天就要去芬兰了。”

“你这话是想要让我放宽心还是放松警惕。”

我笑出声,委实是越说越偏离了,“姑姑,你真的想的太复杂了。”

“那么简单点来说是不是应该庆幸,我这坏姑姑还有破坏的余地。”

无奈叹气,我的这个姑姑虽然活泼开朗大而化之,但是固执坚持起来却是连朴铮都不及她三分的。

最后我说,“今天一整天都陪姑姑游巴黎吧。”也算是变相的作了不去找席郗辰的保证。

其实游巴黎也只是纯粹的游玩巴黎的几个名景点,爱丽舍宫,协和广场,巴黎圣母院……姑姑兴致缺缺,她本就是不喜欢人文风景的,这次的邀请怕也真只是为了一个“搞破坏”,不过最终实在乏力了也不再理睬那“搞破坏”,懒懒决定滞留香榭丽舍大街享受下午茶。

我没打招呼跑了出来,相较于下午茶而言我是宁愿出去逛的,兴许还能碰上画展也不定,不过倒是没想过要折回去找席郗辰,在某种程度上,我确切的不希望自己太受他的影响,即使现在有点不受控制了,也有点想要放纵了。

路径很随意,黄昏橙光下逛了二十几分钟,穿过小道往北走,来到一个雕塑聚集的小广场,选了张偏僻的木椅坐下暂停歇息,片刻后,感受到有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这边看,侧头看去——这是一个典型的法国男子,高大明朗又带着点时尚色彩。

男子微微一笑朝我走来,身旁牵着一条德国牧羊犬,很漂亮。

“你好。”他用生硬的英语打着招呼。

我顿了一下站起来,略显散漫地回了一个法语的问候。

“你的发音很动听。”他的嘴角扬起,这次说的是法语。

“谢谢。”

“愿意跟我一起逛逛吗?”他说,很直接。

正待我开口,肩膀处一只手臂轻柔地环上,有人从我身后将我紧紧搂住——熟悉的薄荷味!

“抱歉,她只能由我陪。”低沉冷慢的语调,很纯正的法语。

我从那短暂的愣怔中回神,不由轻笑道,“你的出现永远如鬼魅。”

感觉到颈项处被人轻轻咬了一口,似乎还咕隆出了句什么,但因为太轻的缘故没有听真切。

席郗辰站直身子,优雅的跨出一步立到我身侧,并且很顺势的抓起我垂在一旁的左手,五指滑入,相握,“失陪。”他这话是对对面那位法国男子说的,淡雅有礼。

说完便拉着我往小道上走去。

“怎么了?”我笑问,优雅高贵收敛,步子的急噪让他看起来像是在闹别扭。

脚步停下,席郗辰霍然转过身,黑沉的目光紧紧锁住我,脸庞有些忧闷,过了片刻,却只轻轻溢出一声叹息,未有下文。

我笑,“接下来,我要逛那边,要不要一起。”顺便指了指南边的方向。

席郗辰直直看着我,最后总算开口,却是语出惊人,“安桀,我爱你。”

我顿了良久,轻轻应了声,“恩。”

席郗辰还是静静看着我,眼睛黝黑黝黑的,忽然我笑出声,“怎么像个孩子了,席先生。”

忽地席郗辰将我紧紧搂进怀中,“安桀。”柔柔的声音,却是充满了情怯。

我滞愣了下,任其搂抱着,路人的留意注视是无暇顾及了。

“从来没有人说过我是个——孩子。”将头埋入我的颈项,低低一笑。

“还有……我在表白。”声音淹没在头发里,咕隆着。

“恩。”我笑,眼光不自知地变得很柔和,“对了,生日快乐,席先生,虽然迟了两天。不过,明年——我想我应该不会错过。”

大概有五秒钟的时间,席郗辰整个人如石化般僵硬了,下一刻略显激动地将我拉开,看着我,眼眸中流光异彩,“你……答应了吗?”他问的很轻很轻,也非常的小心翼翼。

无奈叹了一口气,“姑姑一定会生气……”

窒息的热吻将我要说的话全然吞没,不断地吸吮交缠,而等放过彼此的唇后,两人的气息都有点混乱。

这人,真是越来越不看场合了。

平息心中的波动,我淡笑着问道,“你好像很喜欢吻我?”也喜欢轻抚我的左脸。

俊逸的脸庞升起一层红晕,精雅的手指立刻捂向额际,似要挡住点什么,“——情难自禁。”呢喃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