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所冬暖

何所冬暖

更新时间:2021-07-21 09:47:08

最新章节: 听从某位席先生的命令冲了咖啡端去书房。“辛苦了。”刚开房门,那道低哑的嗓音淡笑着传来。我将咖啡杯放到红木桌上,就要转身走,倒是被他一拉,倾倒在了他身上,挣扎中,他索性将我抱的正统一点,直接抱坐到了他的腿上。“陪我说说话。”“你不是要去上班?”拗不过他,只能暂且由着他这么抱着。“我是老板,迟到一点没

Chapter37

当天下午回去见姑姑,没想到迎接我的竟是另一个意外,坐在客厅里——两年未正式见过面的母亲。

“回来了。”我的母亲,朴玉娟,微笑地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得体大方。

“您怎么来了?”我在玄关处站了一会,起步进入。

母亲看着我,表情一如既往,没有太多的热情亦没有明显的疏离,良久之后她开口,“安桀——我想你能跟我回中国。”

我一愣,眼睑下意识地垂下,淡淡问出,“您是出于什么理由……要带我回去?”

朴玉娟上前几步将我半拥进怀里,柔声说道,“孩子,妈妈希望你能回去。”

“……我知道了。”脸上倦怠无比,“您什么时候走,我跟您回去。”

“大姐,你今晚住这里吗?”姑姑不知何时倚在厨房门口。

“不,我回酒店。”母亲放开我,抚了抚衣服上的流苏,语气客气生疏,“明天我会过来,麻烦你了。”说着又转向我道,“安桀,你准备一下,若明天太匆忙,我们可以推迟一天的。”

“不会。”我说。

“好孩子。”母亲笑着说道。

看着母亲离开的背影,我淡漠。

“安,她是你的母亲,但是,也只是你的母亲。”姑姑的话由身后传来,温柔的安抚着。

我转过身去满满的抱住那个比她还娇小的姑姑,“怎么办,我好想叫你一声妈妈。”不是母亲。

一记暴栗子,“傻孩子。”

“不,我是好孩子。”

“我宁愿你是个坏孩子。”

“姑姑。”我眨了眨眼,有点涩,“又可以见到朴铮了,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肯定是,你这个麻烦精怎么又回来了。”

“安。”姑姑的语气突然变得坚韧,“不要让别人左右你的思想,即使是一些你想要珍视的人。”

“我明白的。”

刚进卧室躺在床上,手机响了,是席郗辰的,我没有接起来,现在的心情我不想接任何电话,也包括他的。

晚上与姑姑一同用餐,中途席郗辰又来电话,这次我按了通话键。

“有安排吗?”很温柔的声音,没有问起我先前未接电话的事。

“在用餐。”

那边似是想了一下,“原本想一起吃饭。”停了停,“明天我要回去一趟。”

这么——巧。

姑姑朝我看来,哼笑道,“怎么,才半天没见,就来查勤了。”对于我与席郗辰的事,姑姑的确是有让我去书房跟她谈的,不过因为太累的缘故,我没听多少就睡着了,后来自然是挨了好久的骂,不过倒也就此没了下文。

“恩。”我回的是席郗辰。

“不问我什么时候回来。”那边没有听到期盼的回复,轻轻叹了一声,“安桀,我现在就可以猜到我不在的几天你不会想我,而我将想你到不能入眠。”

到这里,不可否认再差的心情也开始明朗了,“甜言蜜语?”

“不,再真实不过的事实。”

我笑道,“休息吧,你明天会很忙。”

“我在你身边才会嗜睡的。”

“那么,你打算今天都不眠不休了。”

那边传来低低的笑声,“你过来,然后我睡觉。”

“不。”我干脆的拒绝。

“我突然觉得,是不是在我认为自己高估了他的能耐时其实是低估了的。”姑姑的声音。

挂掉电话看向姑姑,“什么?”

“狐狸一样的男人。”

“其实用狼来形容更为贴切。”我笑。

“心情好多了?”

倒是不知道自己表现的有这么明显,“让姑姑担心了。”

“这个时候你的情人倒是起到了点作用。”姑姑不怎么愿意的说着,“他知道你要回去?”

“我想应该不知道吧。”

“不告诉他?”

“暂时不了。”反正回去后一定会碰到的,那么巧的安排,碰见只是时间的问题。

上午赫尔辛基的班机抵达A市是下午四点。母亲的司机已经在机场门口等侯,坐车直接回了母亲在A市西郊的住处。

母亲说了一声先去休息就上了二楼,我在底楼挑了间客房住下。

第二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给朴铮拨电话,见他总是要的,而且也的确想。念起上一次离开中国时的匆忙与狼狈,真的把他吓着了,不然也不会到处去说我的“坏话”。

“你这个丫头怎么又回来了?”

“见个面吧,哥。”朴铮高亢的声音让我愉快。

“说,出什么事了?”

“难道我给你打电话你就只能想到是出事吗。”不得不承认朴铮的神经虽然比较粗,但对我却是出奇的细致。

朴铮哼哼一笑,也不再多问,“好吧,吃饭,你请客。”

打车到达约定的餐厅,因为还早所以不急着进去,我通常不大喜欢太过紧窒的空间,当然也只是不喜欢而已。

合宜的温度,阳光明媚。

此时对面广场上正围着一群人,眯眼望去,原来是露天舞台上几个中外模特儿正在拍摄,围观的以女生居多,均拿着手机采照着。

他们的生活定是清闲快乐的。在周末的时候出来购物的人们,到处享受童年的孩子,情侣,家人……

低下头看着脚下的青石板,踢着几颗碎石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面前站了人,抬起头便是撞进了一双如深海蓝水般的眼眸中,化过妆的轮廓在阳光下显得明晰而熠熠生辉,身上色彩纯净设计大胆的服饰让他看起来如同一个私自逃出宫殿嚣张而跋扈的王子,纤尘不染贵气非凡。

“你怎么在这里?”叶蔺眯眼低哑开口。

从些微的错愕中回过神,“你……”想到那个露天舞台,又看到他的装着,我笑道,“在工作?”

叶蔺皱了皱眉,“恩。”说完这句似乎一时之间也不想再说什么,而他会过来就好像他只是想这么站着。

“你……”但我想找点话题来说,毕竟这样站着总显尴尬。

“一起用餐吧。”叶蔺突然打断我,“等我一下。”说完转身向对面的露天舞台小跑过去。

而我此时也终于注意到了,自己似乎成了许多人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