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所冬暖

何所冬暖

更新时间:2021-07-21 09:47:08

最新章节: 听从某位席先生的命令冲了咖啡端去书房。“辛苦了。”刚开房门,那道低哑的嗓音淡笑着传来。我将咖啡杯放到红木桌上,就要转身走,倒是被他一拉,倾倒在了他身上,挣扎中,他索性将我抱的正统一点,直接抱坐到了他的腿上。“陪我说说话。”“你不是要去上班?”拗不过他,只能暂且由着他这么抱着。“我是老板,迟到一点没

Chapter 49

这日开门,竟然看到许久未见的简玉嶙,诧异之下微微皱了皱眉,回身到书房门口敲了两下,然后转身进阳光室继续翻看前一刻正在阅读的国家地理杂志。

不须臾,席郗辰推门进来,放了一杯蜂蜜在我躺椅旁的小柜上,“看两个小时,然后去睡午觉。”接着转身对着门口,“进来吧,但不许太吵姐姐。”

我揉了揉眉心,“你可以带他出去。”

“我要回公司一趟。”淡笑着俯身一个轻吻。

“喂!”

“马上回来。”嘴唇上又点吻了一下,优雅起身出去。

“你介意你到外面玩。”无奈,对着剩在门口的那个小孩我诚恳提出意见。

“姐姐……”

“不然现在就可以让司机来接你。”

最终是——我看我的,他玩他的,倒也还算没有太难受。

“姐姐,姐姐姐姐。”简玉嶙从外面跑进来,气喘吁吁,“那个,我给姐姐看姐姐的照片好不好?以前偷偷发现的,呵,呵呵。”献宝和讨好。

我看了他一眼,继续看书,没有搭理的意思。

“哥哥放在很高的地方,拿的好辛苦啊,搬了凳子的。”垫起脚,手比了比高度。

“出去时帮忙把门带上,谢谢。”

“姐姐,你看一下嘛。”抱着很厚重的原装书籍略显不稳地跑过来,很没新意的,瘦小的人影摔在了地毯上,书本掉落,里面有几张照片和画纸滑露出来……

眯了眯眼,然后,拾起一张相片——

广场,路边简易而特色的咖啡座,人稀少,主角是中间一目了然的白衣女孩,她支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圈画着咖啡杯的杯口,闲懒的模样看着石子大道上的人来人往。

指下的触感,将照片翻过,潇洒俊逸的字体印入眼帘。

[三月十七日,晴,协和广场坐了一下午,却又是忘了吃药,该怎么提醒她,今天,她已经故意的忘了两次。]

放下照片,缓缓伸手拾起另外……

女孩抱着膝盖蹲在尼斯美术馆门口的檐廊下,穿着一件黑色的简单连衣裙,长长的下摆几乎垂到地面上,她却犹不自知,黑黑的眼眸望着落雨的天空。

[五月十八日,小雨,我开始讨厌起这边的天气,她没有带伞,这个女孩,从不懂得如何照顾自己,而该死的,我又该如何把伞给她。]

精致甜品店的屋檐下,女孩伸手汲着落下的雨滴,明丽的眼眸中有着寂寞和悲凉,手上拿着一把折叠起来的灰色雨伞以及一盒精小的甜点。

[九月二十四日,雨,她的生日,如果,她哭了,那么————我该怎么办。]

颜料撒了一地,女孩的眼泪从眼角淌下,那副画到一半的油画被撕碎地扔掷在地板上,懊恼委屈悲伤在那张绣美的脸上显露无疑,那么绝望那么痛恨。

[一月三日,阴。]后面没有字,只有一条钢笔狠狠滑过的痕迹。

……

“姐姐姐姐……”

“你什么时候找到这些照片和图纸的?”蹲下一张张拾起。

“很久了,哥哥说不可以碰这些照片的,可是,我一定一定要问哥哥姐姐是谁,然后哥哥就说是姐姐,呵呵,是玉嶙的姐姐!”说到这里脸有点红了。

“怎么了,玉嶙走后就一直在发呆?”席郗辰沐浴出来,擦开头发,滑入床中,将我揽抱起,我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头主动靠过去,很近很近。

他做的事——真的是很多,的确,也不应该这般吃惊了,只是——

“郗辰……”

“恩?”

“我看过那些照片了。”

黑眸缓慢抬起。

而我主动吻上他的唇。

席郗辰全身有点停滞,下一刻把我紧紧搂住,逐渐加深允吻。

片刻后我伏在席郗辰身上吃力喘息着。

“对了,”突然想到,我淡淡一笑,“我还看过那个采访。”

“什么采访?”席郗辰问,随后想起,“你是说——那个采访?”

“恩。”我笑着点头,“衣冠楚楚,谈笑得体——假得可以。”最终结论。

俊眉一拧,伸手沉吟着覆住额际,脸上晕起一抹绯红,冷沉自制灰飞烟灭,喃喃低估着,“你竟然有看,天……可真够丢脸的。”

“不许笑!”霸道声后是强势而微带窘迫的攻夺。